舞龙峡景区旅游
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少婦小說  »  她老公住院啦
她老公住院啦
晚上大約7點多吧,我和她一起去醫院看的她老公。

  我看見他一只腿被石膏綁著后,還被一條寬布條吊了起來。他手里拿著一個蘋果正在吃,看見我了,說,這幾天辛苦你了,然后就自己干笑了幾下。

  我忽然覺得,這可能就是中國無數普通人的心理狀態,讓別人幫忙干點活,心理都是有些許愧疚的。

  我說,沒事,應該的,過幾天可能我得回公司開會了。開完會我再來。

  他說,該開會得回去的,到時候讓你嫂子自己先下鄉,我過幾天就能出院了,只是不能走路,但還能站店,沒啥事。

  這時,我看見她把幾件衣服放到她婆婆手里,交代了幾句,就把換下來的一些衣服,裝起來了。

  我和她走出醫院大門,回到車上的時候,她忽然問我,你什么時候回去?

  我說,還沒有想好。

  她把車開到了一家水果店旁邊,沒讓我下車,自己去買水果去了。

  一會提了一大包水果放到了車里。

  我說,咱回去吧?明天是不是得下鄉了?

  她說,嗯,明天走南路轉一圈,去老劉那里把貨款結了。

  我說,好。

  然后她又把車停到了一個藥店門口,我說,你干啥去?她說,你等著就是了,過了一會,她提了一個黑袋子出來了,到車上,直接扔我懷里了。

  我說,啥東西啊?

  她說,你自己看唄。

  我打開之后,才知道是幾盒避孕套,還有一盒毓婷。

  沒等我問,她看我拿著毓婷在看,就說,我怕懷孕了,預防一下。

  一路上,我沒再說話。

  回到家里,快10點了,我趕緊洗了澡,就去我屋里了。

  過了一會,她敲門說,過來吃水果。

  到了她屋里,我才看到她穿著一件吊帶睡衣,剛洗完澡,有一些衣服都沾到身上了,淺紫色的睡衣把她的皮膚顯得格外白皙飽嫩。

  她說,回頭我給你那屋里裝個空調,你再睡那屋里,天熱,睡不好,下鄉會瞌睡。

  我心里定了一下,嗯了一聲。

  盤子里放了幾串葡萄,還有2顆金奇,另外都是荔枝。

  說著,她剝了一顆荔枝,說,先吃這個,這個不能放。

  我也準備剝荔枝,她隨手把剝好的去了核,直接放我嘴里了,說,你先嘗嘗,聽說荔枝都泡藥水,我看看你會中毒不?說完自己咯咯咯的笑起來了。

  我把手里的荔枝,剝好直接塞她嘴里,說,你也嘗嘗吧。

  我看到她往后仰起,胸部來回顫動的樣子,我心里的一團火也燃了起來。

  我一個手托著她的背,一個手摸住了她的胸,然后嘴唇對向了她的唇,她舌頭也伸向了我,貪婪的嗯了一聲。我把她嘴里的荔枝,咬了一塊,最后把核給訴了出來。

  她看著我,說,手上太粘了,趕緊吃幾顆,洗洗睡吧。

  我把走廊上的燈關了之后,又把門關上了,扭頭看到她在吃藥。

  我過去,把屋里頂燈關上后,說,以后每次都要吃藥嗎?

  她白了我一眼,說,你聽誰說的?

  床頭燈照著她瓷白的臉龐。從枕頭下,她拿出一疊避孕套,對我說,以后你要戴上,懷孕了,很麻煩。

  我說,嗯,我記住了。

  她把胸脯扛向我,壞笑著說,記住什么了?

  我順勢回應說,以后和你做愛的時候,記著要戴套。

  她在我肚子上,小擰了一下,說,混蛋的你,誰讓你那么大聲。

  我看了她一眼,把嘴里的葡萄訴給了她。

  這時我看床頭柜放著的空調遙控器上顯示23度,遂感覺渾身發冷。

  我一看,她一直裹著毯子在床上。

  她可能看出來了,笑著說,我就看你能多挨凍,一直在外面晃。

  我說,你故意的,看我等會怎么收拾你。

  她又咯咯咯的笑了起來。

  我猴著鉆進了毯子里,趴在她軟綿綿的身子上。

  她隨手又把空調了一下,低下下顎說,你要把我壓死嗎。

  我的兩只手早已俘虜著她的雙乳,我說,它也太大了,我都抓不過來了。

  看你色的,不累嗎?

  不累,才不累呢。

  不累也得休息了,明天還有事呢。

  我不……

  我說著,用嘴唇嘬了一下她的乳頭,讓舌頭繞著開始打圈,隨后開始聽到她出氣聲加粗,嗯嗯了兩聲。

  這時,我一開始趴到她身上的就聞到的一股香氣,變得更濃了。

  我問,什么香氣?

  你噴了香水了?

  她說,你才聞到嗎?

  我說,現在氣味更大了,剛才我以為你洗澡時候用了什么呢。

  她從床頭柜抽屜里,拿出了一支小瓶。

  我一下子沒有看懂什么,以為是香水。

  她說,你看看說明書,剛才藥店買的,我直接裝我包里了。

  我拿到手里,說明書上寫的是私處會陰噴霧。

  我抬眼看她,她早已臉蛋潮紅,躲開我的眼,急說,講衛生點總好吧。

  我一下子把手伸到她背后,抱著她,開始親她脖子。

  她又說,我還買了一瓶私處沐浴露,你以后也要用。

  我沒有回答,開始把手往她身體下面伸。

  她也開始脫我的內褲。

  我把手摸向她屁股的時候,發現她穿了內褲。

  我抬起頭,從下面撩起她的睡衣,準備給她脫了,往下看時,才知道她穿的是一條接近肉色的透明內褲。

  我的下體一下子硬了。

  她接著我的手,把睡衣脫了,我把頭從她的胸上開始往下舔,我感覺她全身的肉也開始晃了起來。

  當我的舌頭舔到她內褲邊的時候,那股香氣更濃了,內褲里面的陰毛清晰可見,我在內褲外面開始舔她,她接著把腿打開了,中間那條縫處早已濕透,外面浸出了很多汁液,我每舔一次,她沉悶的嗯一聲。

  我把手開始伸到她兩個大腿的底下,這時,我可以清楚看到那條縫還在往外浸水,我就把舌頭貼上去,開始用勁往外吸。她啊的一聲,開始抓緊我的頭,然后把屁股使勁挺向我的嘴,我更加用勁的吸了一下,她又一次挺向我,嘴里發出更大的嗯嗯聲。我的頭皮被他摁的發緊。來回了很多次后,我用嘴直接把她的內褲給拉了下來。脫了內褲之后,一股股淫液之氣更濃了,她的陰唇已經外翻了,里面的嫩紅色細肉開始一點點的向外抖動,我開始用舌尖舔它,她的浪叫聲越來越大,手在我頭上一直來回摸索。我把整個嘴唇對上了她的陰唇,開始往里面吹氣,然后又往外吸,我的嘴里全是她的淫水,她隨手遞給我一張濕巾,說,吐了吧。

  我吐完,開始大力的吸她,她把雙腿夾的更緊了,止不住的說,你弄死我了,太舒服了,我快瘋了,我快被你吸干了,饒了我吧。真的受不了。嗯嗯啊啊的叫個不停。

  過了一會,我感覺她癱軟了一樣,眼里還有淚水,表情散漫,我看不懂她,就問,你怎么了?

  她扭了一下頭,用濕巾擦了鼻子,對我說,你快弄死我了。

  我說,你不喜歡,我就不了。

  不是,我也說不來,感覺太奇妙,就是有點想哭。

  然后用手搭在我肩上,睜大眼看著我說,特別舒服,很享受,謝謝你。

  我說,那你還哭。

  她沒接話。

  她用濕巾擦了一下她下面,對我說,以后無論怎么樣,你別不理我,無論發生什么,知道嗎。

  我說,知道了。

  她開始趴我身上說,知道了不行,還得記住。

  然后,她對著我耳朵,說,我想要了,給我好嗎。

  我一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。

  我的下面早已堅硬如鉅,我沒有用手扶著,它自己已經找到了她的那片濕潤的地方。我插進去一點,又拔了出來,她啊了一聲,我又伸進去,又趕緊拔了出來,她又啊了一聲,我準備第三次這樣,她打了我一下背,壞死你了,我要你進去,快點,進里面,別先拔出來。

  我一下子全部插入了進去,整個陰莖都插進去她的陰道里面,里面很熱,很濕,包裹的很緊實。她隨著我的插入進去,狠狠的抱緊了我,嘴里發出大聲的嗯嗯聲。她的雙腿纏在了我的腿上,舌頭開始大力的舔我的脖子,喉嚨里都是啊啊的聲音,別停下來,干我,我要你快點,癢死了,好舒服。

  嘴里全是胡言亂語。

  我開始雙膝跪在床上,陰莖來回進出于她張開的陰道里,陰道口變得紅潤油亮,崩的很緊,我每次用手指輕揉一下陰唇上部那片凸起的地方,她就把屁股股高高的抬起,嘴里說,不行了,不行了,受不了了,淫液越來越多,陰莖上凸起的筋脈裹滿了透明的液體,在陰唇周圍,已經一片沼澤,陰毛也被糊在了一起。

  我開始快速抽插她,她左右來回的開始搖頭,嘴里嗚嗚呀呀的叫個不停,一會用手抓床單,一會又抓緊了枕頭,頭發亂作了一團。

  你要把我干死了,你要把我干死了,說完,屁股猛地硬硬的抬起來,我也停了下來,我的陰莖還直挺挺硬邦邦的插在里面,淫液順著交合處開始往下流,掛了很長,一直滴到床單上。過了一會,她才從喉結里發出一大聲嗯嗯,屁股開始重重的落下。頭發纏在了她臉上,剛才繃緊的身體開始一片片舒展開來,雙手緊抓我的手腕處,留下兩個深深的指甲印。

  我說,從后面試試吧。

  然后她趴在那里,我扶著陰莖開始往里進。

  我剛進去一半,她的出氣聲就變粗了,說,疼。我說,要不停下。她說,不要,你進吧。

  然后我整個進去之后,她屁股上下哆嗦了幾下,我開始一下下的抽插,她的屁股很翹很飽滿,我可以雙手抱著來回的抽插。可能是她疼的原因,每插幾次,她都會哆嗦幾下,嘴里發出呲呲的聲音。我開始雙腿站起來,直接跨到她屁股上面插入。她開始大聲的叫,太深了,干死我了。

  我抱著她的腰部,開始猛烈的撞擊她的陰道,陰道口變得紅嫩如口紅一樣,一下下吞入我的陰莖又一次次吐出來。周圍開始出現大量的白沫沫,她的叫聲變得嗚嗚咽咽起來。不要這樣了,從前面吧,疼死我了。

  然后她仰面躺下,雙手抱起自己的雙腿,將陰部完整的對向了我,下面已經變得有點漲紅,陰道口開著,里面深如洞口,我將陰莖放到那,她迫不及待的扶著,說,快進去,我快到了。

  說罷,我趴在她身上,開始瘋狂的抽插,里面不時涌來咕咕的熱浪,一會又緊緊的夾緊了陰莖,陰道內抖動的感覺,讓我真想一口把她吞下。

  她雙手掐著我的背,對我說,快點,我要來了,啊啊啊啊啊,接著就是她下面洪水一樣的噴涌,我的龜頭被刺激的又硬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我抱著她,快速的來回足足抽查了有幾十下,一下子射進去了。她的叫聲一聲連著一聲,早已變成了嚎叫。

  等我拔出來后,看到渾濁的白色淫液,不斷從她陰道里涌出來。她說,你快把我弄散架了,你也太猛了,你不累嗎,真會折騰人。

  我說,你叫的我都快酥了。

  讓我始料不及的是,她把我按到,一下子開始給我舔陰莖,她把我陰莖上面的淫液一點點的舔到了自己嘴里。然后吐到了濕巾上面。

  收拾干凈之后,快1點了。

  她萎縮到我懷里說,下次我們去賓館吧,我給你我的第一次。

  我說什么啊。

  她說,到時候,你就知道了,睡吧。

       【完】[ 此帖被manma在2019-06-04 10:59重新編輯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