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龙峡景区旅游
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少婦小說  »  良家婦女出來賣
良家婦女出來賣
趙春華出生在黔南省隴南縣,一家五口人,父親,母親,兩個弟弟。

  父親趙巖在木材加工廠上班,母親李曉利在陶瓷廠上班,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工廠連年虧損,已經資不抵債的兩家工廠破產倒閉了,因工廠倒閉被迫下崗的工人,只能靠領取政府發放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養家糊口。

  趙春華的父母當然也在下崗工人之列。

  上班時雖然工資不多,總還可以維持生計,現在下崗了,沒了進項,家里還有三個正在讀書的孩子,那點保障金連平時的柴米油鹽都不夠,根本無法供養三個孩子讀書,一想到這,趙春華的父母趙巖和李曉麗,就整日里憂心忡忡愁眉不展寢食難安。

  趙春華在三個孩子中是老大,性格外向,豁達,潑辣,也很懂事,在家經常幫助父母干些家務活,可就是虛榮心比較強,雖然家境貧寒,在班級還是喜歡和同學比穿戴,這也許是女孩子的天性吧。

  看到父母愁成那個樣子,知道一定是因為自己和兩個弟弟念書的事兒,于是就想自己退學找點活干,幫著家里掙點錢供兩個弟弟把書念完。

  這天晚上,年僅十七歲,正在讀高二的小春華做好飯菜,和兩個弟弟坐在桌子旁邊等著父親母親回來。

  父母親回來的很晚,進門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,一盆沒幾個菜葉的白菜湯,幾個玉米面餅子,沒說什么走到桌子旁坐下說道:“你們先吃唄,還等什么。”

  “我們不餓。”趙春華說。

  “爹、娘,找到活了嗎?”趙春華問。

  父親搖搖頭沒吱聲,一家人拿起筷子開始吃飯,屋子里靜悄悄的,只能聽到飯菜在嘴里咀嚼發出的微微響聲。

  “爹、娘,我不想讀書了,想開一個電腦修理部。”小春華有些天真的說。

  趙春華在學校學習很好,尤其是電腦課門門成績都是優秀。

  這時候電腦已經開始走進平民百姓的家庭,雖然隴南是一個貧困縣,還是有一部分先富起來的人家里買了電腦。

  “一個女孩子家你能行嗎?”父親趙巖問道。

  “能行!有一回我一個同學家里的電腦壞了是我去給修好的。”趙春華語氣堅定地回答說。

  趙春華父母也感覺到家里生活的窘迫,沉思良久,趙春華的父親看看她的母親,她的母親李曉麗兩眼含著淚點點頭,于是兩口子東拼西湊好不容易借了三千塊錢給了趙春華。

  趙春華在一條比較繁華的街道上租了一間門市房,經過籌備,掛牌開起了“春華電腦維修部”。

  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間趙春華從一個十七歲的小女孩長成了漂亮的大姑娘,每天上班下班,專心致志的經營著自己的電腦維修部,只是生意并不景氣。

  趙春華母親李曉麗看到女兒一天天長大,開始為女兒的婚事著急了,一天晚上吃飯時問自己的女兒說:“你一天就知道修電腦,有沒有對象呢?”

  “我才多大呀,找對象著什么急。”趙春華說。

  “都二十三了還小啊,再大就成老姑娘了。”趙春華的母親李曉麗有些嗔怒地說。

  讓趙春華沒想到的是幾個月以后,母親真的托她的干姊妹趙阿姨為她說了一門親事,那個男的姓周,叫周文,是一名工人。

  兩個人交往了一段時間,彼此感覺還合的來就結婚了。

  結婚的當天晚上兩個人躺在被窩里,趙春華原以為新婚之夜周文能和她說說悄悄話,然后主動上了她,可等了半天沒動靜。

  趙春華還真有些想了,她在開電腦維修部給別人修電腦時,修好后要試看幾天,看的大部分內容都是黃色網站和淫穢視頻,經常看的她欲火中燒,實在忍不住,就把一根手指插進自己的屄里抽插一陣,那時候她真的好想有個男人和她玩一會兒。

  現在身邊就躺著一個男人,既然他不主動,自己也就別客氣了。

  于是趙春華把手伸進了周文的褲衩里,摸到了他的雞巴,讓趙春華感到愕然的是,他的雞巴不僅軟了吧唧的,而且很小,比蠶蛹大點不多,她用手套弄了老半天,多少有點變化,就小聲對他說:“快上來吧。”

  趙春華把兩腿叉開,周文爬到她身上,可是周文的雞巴不硬怎么也插不進去,趙春華好不容易用一只手把他的雞巴塞進自己的屄里,他沒弄幾下就射精了,趙春華這個氣呀。

  后來兩人以感情不和為由不到半年就離婚了,趙春華又回到電腦維修部,干起了老本行,這一干又是六七年過去了。

  趙春華家有個鄰居姓葉,叫葉國安,一家四口人,兩口子兩個兒子,大兒子叫葉天成。

  兩家是老鄰居了,關系處得很好,經常你來我往,兩家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,可謂發小。

  葉天成比趙春華小三歲,因為結婚比較早,還不大定性,兩口子總打仗,幾年前和老婆離婚去了東廣,前天從東廣回來,聽說趙春華開了電腦維修部,一大早吃完飯就跑了過來。

  這個葉天成性格活潑開朗,是出了名的大嗓門,一進屋就可著嗓子喊道:“春華,你真棒,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還敢開電腦維修部,好樣的。”

  說著就大大咧咧的拽了一把椅子,緊挨著趙春華坐下。

  趙春華坐在一張半新不舊的桌子前正在看書,聽到說話聲抬起頭,看到是幾年不見的葉天成,忙站起來笑著問道:“你怎么來了,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

  “怎么,不歡迎啊。”葉天成打趣地說。

  “我昨天晚上回來的,想你了,這不,昨天晚上到家,今天一大早就趕過來看你來了。”葉天成接著調侃道。

  趙春華知道葉天成是在開玩笑,但心里還是甜甜的。

  “這些年怎么樣,你咋想起來開電腦維修部了?生意還好嗎?”葉天成連珠炮似的一連串兒問了好幾個問題,問完他開始打量起這個簡陋的電腦維修部來。

  這間小屋估計面積最多不過十多個平方米,一進門左邊靠墻擺放著一張桌子,就是趙春華坐著看書的那張,桌子上有幾本書,一些修電腦用的工具,地上還有幾個北京凳,墻上掛著一個用鏡框鑲著的工商營業執照,這些就是她電腦維修部的全部家當。

  聽了葉天成的問話,趙春華滿臉凄苦的對他說:“別提了,我十七歲那年爹娘工作的工廠因多年虧損破產倒閉,我爹和

  我娘每月只有那點最低生活保障金,靠這點錢怎么可能供我們三個上學,我是老大,只能由我來幫助父母度過眼的“經濟危機”,我就跟爹娘商量,退學開了這個電腦維修部,我上學時電腦學得好,考試門門功課都是優秀。”說到這趙春華的臉上露出了點點驕傲的神色。

  停了停接著又說:“ 我之所以敢開這個電腦維修部,還有一個原因是有一次我同學家的電腦壞了,我去幫著修好了,我覺得維修電腦對我來說并不難,自己的電腦維修技術是可以的,我就忽略了咱們這個窮地方能有多少臺電腦,開店以后我才逐漸發現這個問題,可是店鋪已經開張了,沒辦法,只好硬著頭皮干下去,怎么也得把投資收回來。”

  “你投了多少錢?”葉天成問。

  “三千,是老爹在親戚朋友那里借的。”趙春華說。

  “店鋪開張好幾年了,沒賺多少錢,家里的日常支出主要靠兩個弟弟打零工賺錢,我開店鋪賺的錢除了給家里一點補貼年吃年用以外,主要是先還饑荒,即便是這樣,拉下的三千塊錢饑荒也只還了兩千三,還差七百沒有還上呢。”趙春華接著說道。

  “聽說你在東廣掙大錢了。”說完趙春華順口問道。

  “掙大錢不敢說,算是賺了點辛苦費吧。”葉天成詭秘地一笑說。

  “不瞞你說,我在那邊開了一家“服務咨詢公司”,說白了,就是為賓館、洗浴中心和需要性服務的家庭輸送服務小姐,那里的人信奉“笑貧不笑娼 ”,而且有錢的人多,搞女人舍得花錢,熟女現在更吃香,這邊也有去的,不少人干這行都發了,怎么樣,想不想去?”葉天成十分興奮的接著說道。

  笑貧不笑娼,趙春華在心里默念著這句話,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色。

  看到趙春華有點動心了,葉天成接著又說道:“你還不相信弟弟我嗎,你我都是離過婚的人,男女之間不就那點事嗎,不趁著年輕多賺點錢,老了怎么辦,再說了,你的這個電腦維修部生意也不怎么樣,你還守在這干啥。”

  趙春華終于被葉天成說服了,干脆的說道:“好,我和家里商量一下,不過不能說實話,就說你在那邊開了一個公司,我去幫你打理業務。”

  “可是我已經老了,能行嗎?”趙春華想想又說。

  “什么?老了?沒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嗎,何況看上去你頂多是個二十五六的大姑娘。”葉天成說。

  趙春華聽了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葉天成說完起身告辭,臨走時隨手從兜里掏出一千元錢遞給趙春華說:“先把那七百元饑荒還上。”

  趙春華接過錢什么都沒說,只是默默地看著葉天成漸漸遠去的背影。

  第二天葉天成又來到趙春華的電腦維修部,趙春華告訴他家里同意了,之后問道:“我們什么時候走?”

  “就這幾天,你的電腦維修部怎么辦?”葉天成問。

  “房子退給房東,租金我不要了,桌椅是房東的,維修工具我拿回家,再也沒有什么了。”趙春華說。

  “好吧,就這樣定了,要走的時候我去你家找你,別的東西不用帶,帶點換洗衣服就行,不用帶錢,一切費用都由我來出。”葉天成說。

  幾天后的一個晚上,葉天成吃完飯來到趙春華家里,趙春華一家人正在吃飯。

  “趙伯,才吃飯啊。”葉天成一邊說一邊彎腰拿過一個凳子靠墻坐下。

  “天成來了。”趙巖說。

  “你吃完了?”趙春華問。

  “吃完了,我們家吃飯早。”葉天成說。

  “咱們明天走吧,我都回來好幾天了,有點不放心那邊的生意,坐明天下午五點半的火車,咱倆的車票我都買好啦”葉天成說。

  “真是麻你了,你在那邊熟,春華沒出過遠門,聽說那邊挺亂的,就得靠你多幫襯了。”趙巖說。

  “放心吧趙伯,春華姐行的。”葉天成這樣說著,心中卻在想,自己這樣做究竟是對還是錯,要不就留在家里受窮,要不就走出去拼一把,這個物欲橫流,一切向錢看的時代,真的是笑貧不笑娼,有錢是大爺。

  又閑聊了一會葉天成站起身看著趙春華說道:“春華姐,咱們明天下午五點火車站見,趙伯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說完,葉天成站起身往外走去。

  第二天下午五點,兩個人都準時來到火車站。

  兩人見面互相打量了一眼,葉天成上身穿了一件跨欄背心,下面穿著短褲,都是品牌貨,腳上穿了一雙時髦的皮涼鞋。

  趙春華穿著一件普通連衣裙,但是兩個大奶子和滾圓的屁股卻被包裹的緊緊的,前凸后翹,女人味兒十足,看著趙春華那豐滿性感的身姿,葉天成一時有一種男人本能的沖動。

  葉天成一米八五的大高個,國字臉,濃眉大眼;趙春華身高一米七八,在女人堆兒里也算是大高個,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一對身高出眾的男女站在那,顯得有些鶴立雞群,吸引了許多男人女人的眼球。

  好在沒多一會開始檢票了,兩個人排隊檢票上車,車票上的座號是緊挨著的,而且是兩人座的那一邊,找到座位以后,趙春華讓葉天成靠車窗坐在里邊,自己挨著她坐下。

  這幾天天氣很熱,車廂里更是悶熱,人們都時不時地用手絹或毛巾擦著臉上身上的汗水。

  趙春華也從她隨身背著的一個小包里,拿出一塊小手帕,輕輕擦了幾下自己臉上的汗珠,然后把手伸到葉天成面前,擦了擦他臉上的汗,葉天成先是楞了一下,之后微笑著看了趙春華一眼沒說什么。

  五點三十分,列車緩緩開動,隨著列車運行速度的加快,涼風一陣陣從外面順著開著的車窗吹進來,車廂內涼爽了許多,趙春華把頭向車窗靠了靠,貌似想看看車窗外的風景,這樣一來她的一個大奶子,就緊緊貼在葉天成的胳膊上,葉天成感覺到她的一個肉團貼到自己胳膊上,柔柔的,略帶她的體溫,同時一股女人特有的體香鉆到了她的鼻子里,他的雞巴不爭氣的硬了起來。

  葉天成自己手淫時用米尺量過自己的雞巴,將近十九公分,在男人的雞巴中可算是大號的。

  硬起來的雞巴把他的褲衩頂起來一個大包,像是一個小帳篷,趙春華仿佛感應到了什么,再把身體撤回來的同時,向下面瞄了一眼,看到了那個小帳篷,臉色不易察覺的紅了一下。

  中途換了一次車,三天后的傍晚,兩人終于來到了目的地—東廣省圳江市,下車后在站前一家飯館每人吃了一碗面,出來后葉天成叫了一輛出租車,上車對司機說道:“去江城賓館。”

  來到賓館,兩人坐電梯下到負一層,這里原本是停車場,可能是為了經濟利益,現在被用人造木板改建成出租房,一排排房門整齊的排列著,有的房門開著,屋子里還不時傳出女人的嬉笑聲,有的門鎖著。

  葉天成領著趙春華來到一個開著門的出租房走進去,屋子里多人沙發上坐著幾個年齡不一的女人,上身穿著吊帶背心,下身穿著三點式,看見葉天成和趙春華進來,站起身齊聲說:“老板好。”

  葉天成揮揮手示意她們坐下,然后和趙春華坐在多人沙發對面的兩個單人沙發上,指著趙春華對幾個女人介紹說:“她是我表姐,以后是你們領班的。”

  趙春華聽葉天成說著,看著幾個女人,一時有點發蒙。

  葉天成介紹完趙春華又問那幾個女人,他離開這幾天生意怎么樣,問完以后,葉天成沖著幾個女人說:“好了,你們幾個回去吧。”

  趁著葉天成和幾個女人嘮嗑的時候,趙春華巡視了一下房間。

  房間足有三十多平米,一張大雙人床,兩個床頭柜,床頭柜上擺放著臺燈,還有一個小鬧鐘,一個多人沙發,多人沙發對面有一對單人沙發,單人沙發右面有兩個小門,一個是衛生間,一個是廚房,沙發床對面放著一個五斗柜,如果再加上一對小夫妻,還真有點家的味道。

  看到那幾個女人走了,趙春華問道:“領班是什么意思”。

  “就是管她們的。”葉天成胡亂解釋說。

  “怎么樣趙姐,累了吧,洗洗睡吧,你睡床,我睡沙發。”葉天成接著說。

  趙春華聽完心想,已經出來賣了,還裝什么假正經,于是說道:“算了吧,都在床上睡,你就算我第一個客人,不過是免費的哦。”

  說完兩個人都抿嘴一笑先后去了衛生間,各自洗了把臉上了床。

  或許是因為打小就在一起太熟悉了的原因,兩個人躺在被窩里都有些囧囧的,就那么傻傻的躺著,過了一會兒,還是趙春華先醒過神兒來,貼著葉天成耳朵小聲說道:“雞巴硬了吧,別不好意思,肏我吧,讓我先嘗嘗出來賣的滋味。”

  趙春華邊說邊把手伸過去握住了葉天成的雞巴,就在她的手握住葉天成雞巴的一瞬間,她的心被震撼了,好粗好大好硬的一根大雞巴!趙春華不停地用手套弄起他的雞巴。

  葉天成的欲火很快被趙春華撩撥起來,他側過身用嘴含住了趙春華的乳房,用牙齒輕輕咬著她的乳頭。

  “啊...啊...你輕點呀...咬疼我了...。”趙春華一邊呻吟一邊斷斷續續地說。

  “啊啊...啊...疼啊...疼啊...。”葉天成咬完了這個乳頭又開始咬另外一個乳頭。

  咬了好一會兒,葉天成對趙春華說:“來,你把屁股撅起來,跪在床上。”趙春華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但還是乖乖地照辦了。

  “啪...啊...啪...啊...啪...啊...。”葉天成舉起右手拍打起她的屁股蛋,雖然不是十分用力,可每打一下,趙春華的屁股上還是留下了清晰可見的五個手指印,葉天成每打她一下,趙春華就會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叫聲。

  “對!就這樣大聲叫,讓那些野雞們聽聽,她們的領班有多淫蕩。”葉天成說。

  “噢噢...癢啊...癢死我了...噢...。”葉天成打完她的屁股,用兩只手扒開趙春華的屄,把舌頭伸進她的屄里攪動起來。

  “哎呦...哎呦...好脹啊...脹得慌...啊...。”葉天成用舌頭攪動完趙春華的屄,開始用手指捅她的屄,最初是一根手指,接著是兩根手指...三根手指...四根手指...五個手指...,最后,他把手握成拳頭,一使勁,捅進了趙春華的屄里,趙春華頓時覺得下身一陣劇烈疼痛,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  葉天成的拳頭在趙春華的屄里輕輕插動了幾下,慢慢抽出來。

  “有點疼吧。”葉天成問。

  “嗯,有點。”趙春華輕聲說。

  “以后接客也許會遇到嫖客類似的做法,你先體驗一次,免得到時候心慌害怕,來,嘗嘗我金箍棒的滋味。”葉天成虛頭巴腦地說完就提槍上馬,因為雞巴夠硬,根本不要用手把著,對準了她兩腿之間那條縫,一用力插了進去,緊接著就開始用力抽插起來,每次都把雞巴全部插進去,葉天成明顯感覺到他雞巴的龜頭頂到了趙春華的子宮上。

  “啊...啊啊...輕點...啊...你的...雞巴...太大了...太...硬了...啊...你要...肏死..我呀...大雞巴...回家...肏你媽...去...去...吧...啊...啊啊...。”

  趙春華一邊大聲呻吟著一邊語無倫次地罵著粗口。

  足有半個多小時,葉天成連續不斷的在趙春華身上聳動著屁股,做著活塞運動,趙春華就那樣呻吟著,喊著,叫著。

  “好弟弟...好...天成...啊...求你...了...射了...吧...我有些...啊...受不了了...求求...你了...啊...。”

  “還敢不敢...罵我了?”葉天成喘著粗氣也有些不太連貫地說。

  “不敢...了...啊...啊...。”趙春華有氣無力地說著,又輕輕呻吟了兩聲。

  葉天成騎在趙春華身上,看著她那張被自己肏的已經扭曲變形的臉,一種性的強烈沖動油然而生,一股股液體由他的金箍棒里噴涌而出,趙春華感覺到自己的子宮像是被什么東西燙了一下,又是啊啊大叫了幾聲。

  射完精葉天成把他那根大號雞巴從趙春華的屄里抽出來,喘著粗氣從她身上下來,兩人大概都有些累了,就那樣靜靜地躺著。

  趙春華雖然結過婚,做過愛,這次才算是真正嘗到了做女人的滋味,整個過程讓趙春華高潮迭起,幾次潮噴,弄得床上

  的褥單濕了一大片,雖然以前開電腦修理部,在網上看過一些淫穢視頻,可身在其中,方知其味,感覺完全不一樣,她在心中說到,難怪網上的那些男男女女樂此不疲。

  “我剛才罵你生氣么?”趙春華首先開口問道。

  “生啥氣,倒是挺刺激的,從哪學的?”葉天成邊說邊問道。

  “網上,那些年開電腦維修部,看黃片學的。”趙春華說。

  “修電腦讓你學壞了,真成娼妓了。”葉天成打趣地說。

  趙春華用手輕輕掐了一下葉天成的胳膊,葉天成順勢把她摟在懷里,兩個人相互摟抱著慢慢睡著了。

    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