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龙峡景区旅游
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少婦小說  »  客戶的老婆真好玩
客戶的老婆真好玩
[

那是我的一個客戶。我和他夫妻倆關系非常好。經常和他老婆一起下鄉,搬貨。回來就在他家吃飯。后來,他說你也不用住賓館了。直接住在我家里算了,這樣第二天可以直接去下鄉。

  我后來就搬到他家里住了。

  他們夫妻人都挺好,應該當時都快40的樣子。他老婆皮膚很白。所以顯得年輕很多。

  干活很吃苦,所以經常站店的是他,一起下鄉的是他老婆。

  那年夏天,他腿讓碰著了,需要住院。他老婆就每天下鄉回來去看他一次,其余時間都是他母親伺候他。主要是需要靜養,因為綁著石膏。

  有一天晚上,我拉肚子,可能晚上吃西瓜太多,再加上白天喝水太多,好像水中毒一樣,我急著去廁所。

  我聽到廁所里,她已經洗澡出來了,只是沒有關燈,誰知我一開門,她只穿了三角內褲,胸罩沒戴,奶子白花花的,有點下垂,但是很大,我當時腦子炸了一樣,趕緊退出來,關門跑我屋里了。

  過了一會兒,她敲了一下我的門,說,你去洗吧,我洗過了。

  我趕緊去衛生間了。

  我到了衛生間,看到洗衣機上放著一個紫色的胸罩,是她白天穿的,像眼鏡一樣放著。內褲在旁邊,是那種鏤空的,因為我女朋友買過這種。

  我臉上還是熱熱的。

  我上完廁所又洗了澡,估計將近用了半個小時。等我灰溜溜的出來的時候,誰知道她就在衛生間外面,我嚇了一哆嗦。感覺自己做了虧心事一樣。

  她說,你看你那膽子。

  你過來,我給你吹吹頭發,要不然濕頭發睡覺會感冒。

  我就老老實實的站那,她給我來來回回吹干了頭發。

  她收吹風機線的時候,我準備往我屋里走。她說,我頭發還濕著呢,不會考慮別人啊,將來,咋照顧你女朋友啊?

  我一臉窘態。

  她說,來我屋里,燈亮,外面站一會,感覺冷了。

  他家因為是在縣城邊處蓋的兩層樓房。下面門市,上面住人,我們都住樓上。上面空廊很大,衛生間就在空廊里。

  我就去了她屋里。可能噴了香水吧,感覺很好聞。屋里只開了床頭的燈,發出的光不是白光。她趕緊打開了頂燈,一下子屋里亮堂很多。

  我看到粉色枕頭上放著一個黑色胸罩和內褲。她就坐在床邊,把吹風機線插到了床頭的開關。我開始給她吹頭發,可能皮膚白的原因,頭發根處的白色頭皮清晰可見。

  我一邊撩起她的頭發一邊吹風,頭發的香氣直沖我鼻腔。下面竟然有了反映,我定了下神。就說,嫂子你的頭發還挺好的。她嗯了一聲。我感覺挺沒趣,覺得自己沒話找話,就認真給她吹風起來。

  吹到前面的時候,我才看到,她穿的是個大圓領睡衣,她坐那,我站著,可以順著領口看到整個胸圍,比我女朋友的大多了,我不敢多想,趕緊移開了。

  這是外面陰著的天,忽然下起了急雨,還打了一道閃。

  她說,把大燈關了吧,小蟲子都進屋了。說著,她關了燈。

  屋里一下子,不清晰了,我也平靜了很多,也沒有那緊張了。

  這時,她說,可以了,不能吹太狠了,傷發質。

  我隨手就把吹風機關了,放床頭柜上了。

  她一揚手,躺在了床上說,哎,今天太累了,困死了。我看到了,睡衣一下子到了她的大腿處,白色的雙腿裸露在外面。我接話說,今天跑太遠了,路太顛簸,你開車更累。我當時不會開車,所以都是她開車下鄉。

  說著,我就往外走,這是外面打了一聲雷。我說,估計今晚還下大呢。

  她沒啃氣,我就回到了我屋里。

  因為夏天,我那屋沒有空調,只是我給裝了蚊帳。就經常不關門睡,當然都是穿著短褲睡。

  我快睡熟的時候,忽然感覺有人掀開我的蚊帳。說,你不熱嗎?我一聽是嫂子,就說,不熱。

  過了一會,她還沒走,但我完全沒有睡意了。只是不知道怎么辦,就裝睡。

  你來我屋里吧。說完,她走了,我沒敢動。等她約么到了她屋里,我才想起來,她說讓我去她屋里。

  我腦子一通亂雜翻滾。我去了廁所撒了尿,就往她屋里走。外面雨沒有停,我肩膀子被嘭到了一點水。感覺有人打了我一下一樣。

  她沒有關門,我進屋感覺干冷,屋里開了空調。

  她說,你把門關上吧。太潮。

  我關上門后,開始往她床邊移步。心臟撲通通的。

  她說,你睡那頭吧,天氣悶熱,怕你熱著了。

  我摸著床沿,漫漫的躺下了。枕頭上一股股香氣,更濃。

  她幫我蓋著毯子說,蓋著肚子,一會兒冷了,把腳也蓋上。

  蓋上毯子我才知道,我和她蓋的是一條毯子,我挨著她的腿,直接挨著她皮膚,一下子感覺身上熱起來了,她的臉就在我右邊肩膀傍邊。

  這個時候外面雨又下大了,雷聲更密了。

  我趁勢翻了一下身,感覺枕頭旁邊放著什么衣服,我拉了一下,是那會兒進屋看到的胸罩和內褲。

  她的腳就在這旁邊外面涼著,我拉了一下毯子,準備給她蓋上。

  她說,要不你來這頭睡吧,我看著你的腳,也可想蓋著。

  我欠身到了那頭,看到她頭發鋪展開在臉下面,脖子下面露出了一大片白,直到胸處。

  我躺下之后,她就稍微往里翻身了一下,一會,她忽然翻過來,用舌頭開始咬我耳朵,我感覺麻麻的,身體全部有了反映。她用舌尖開始往我耳朵里鉆,一直往里頂,然后又用兩片唇整個包裹著我耳朵,開始吸。就在我的手摸到她屁股時候,她把舌頭伸到了我嘴里。開始吸我的舌頭,開始吃我的唾液。喉管里,不時有嗯嗯的聲音透出來。

  我們彼此都把對方的舌頭來回吸了無數遍之后,她離開我的嘴,對著我的耳朵說,給我把睡衣脫了吧。

  我們坐起來,我把她睡衣從下面撩起從頭上脫掉了,胸比我想象的還要大。她順手把我的褲頭也脫了,我下面早已硬的如石塊。她把我推倒之后,開始用舌頭吸我的乳頭,我女朋友從來沒有這樣過,兩個乳頭吸過以后,我喉嚨早已干的猶如一團火著過。

  她把頭往下,開始從我的陰莖根處網上舔起,然后又整個吞下,來回無數次,我已經腦子放空。

  過了一會兒,我忍不住開始哼哼起來,她岔開兩條腿,開始往我身上坐,我的陰莖被他拿著開始對她的下面,我只感覺一層層的溫熱漫漫將我吞下,她坐了下來,我的陰莖整個進入了她身體,她扶著我的胸,開始上來欠屁股,每來回一次,我都感覺有個小嘴再吸我,包裹的很嚴實,慢慢的水開始變多了,她的浪尖讓我越來越硬。

  “你的好硬啊”她說,你的怎么還這么緊啊,我問。我是刨腹產的小孩,有了孩子以后,你哥我倆很少做愛。

  我的大還是他的大,我忽然問了一個傻問題,她趴了下來,兩團大胸一下子壓在了我的胸上,她把嘴唇對著我的嘴唇,用舌頭來回攪了我一頓說,你的,舒服死了,我感覺我都快裝不下了,頂的我一直往外出水。

  我的陰莖周圍早已被她的淫水濕透了,屁股下面都是她的淫水。

  我說,你怎么那么多水啊。剛才我都感覺像一張小嘴在吸我然后又吐水一樣。

  她說,我好久沒有做了,你哥和我都是分床睡。他不想,我也不找他,有時候我過去他床上,他都說累。后來我就不過去了。我沒有問什么原因。只是忽然覺得對不起他。

  她又說,你不用怕,他知道也不會恨你。所以你不用害怕。說著,她又把舌頭伸進了我嘴里。然后拿著我的手,放到她兩個胸脯上。對我說,我的胸大嗎?我說太大了,她說,好多人我都感覺到對我有意思,我問,那你怎么不找一個,她說,我不喜歡他們,我喜歡干凈的,對你有好感,就是因為你無論什么時候回來,都會洗干凈才睡。

  我也不懂女人的邏輯。這個時候,我的陰莖在她陰道里已經來回不知進出了多少次,他的淫水已經將屁股身下的床單濕了很多。

  你會不會覺得我太浪了?是不是太賤了?我趕緊捂著她嘴,說,沒有,我不會那樣想。說完,我把舌頭伸出來說,你把舌頭給我,然后她伸出舌頭,我開始一點點的舔她的舌頭,然后吸她的舌頭。她的下面這時候,忽然一緊一松,也像一張小嘴在吸我一樣。忽然她開始發抖,一下子趴我身上,一會她說,我剛才高潮了,高潮了好多次,剛才來的更強,你太厲害了。我都感覺你都伸到我子宮口那了。我說,舒服嗎?她說,很舒服,從來沒有這樣連續高潮過。

  我說,要不你躺下,我進去吧?她笑笑,從我身上下來了。

  她躺下來,那兩團大胸一聳聳的,直讓我頭皮發緊手心出汗。然后她兩手摟起自己的大腿根部,對我說,你不喜歡說干嗎?我說,我怕說了,你覺得太粗俗,就沒說。她說,你想說什么都可以,我喜歡聽,刺激的話,好有感覺的。我扶著硬棒棒的陰莖準備插入。碰到她陰道口,一片濕漉漉的。這是她說,要不把床頭燈開開?你介意嗎?我想讓你看著我干我,我也想看著你干我。

  我說,好。

  燈開了,她躺在那里,白騰騰的胸上是兩顆黑乳頭,上面我的唾液泛著晶瑩的光。她咬著嘴唇,雙頰潮紅,微微閉著眼。我用雙手抓著她的胸脯,然后俯身到她臉前,對她說,我開始干你吧?

  她點了一下下顎,發出嗯的一聲。

  然后雙手抱起自己的雙腿,一下子,把下面打開了。我看到下面全是未干的淫液,陰毛已經亂在一起,中間那條縫并不黑,里面有嫩肉稍微外露,有點點紅白外探著,我把陰莖放在她陰道口,來回摩擦,她嗯嗯嗯的呻吟了起來,這時她用手指分開了陰道口,像一張張開的小嘴等我進去,她說,干我,快干我。

  我一下子把陰莖直直的插了進去,她發出了一大聲,又開始發抖,又對我說,別停,干我,使勁干我。說著,把我的手放她胸上,說,使勁搜它,我想要你。

  我把她的兩腿抄起來,陰莖一下子深入了更深了,她開始撕心裂肺的叫,陰莖在她陰道里來回進出,一會兒她哆嗦了好幾次,發出的呻吟聲也變了,我的心靈上開始又白色的泡沫,她的淫液咕咕的冒了出來,她叫的已經出了汗,脖子上筋脈畢現。

  我開始用牙齒慢慢咬她乳頭,她興奮的下體都來回的上抬,嘴里不休的說,我要死了,好舒服,快干我。

  在一陣快去抽插下,我射了進去,她抱著我,在我肩膀咬了一個大大的牙印。將要流血,我卻沒有感覺。

  那一夜,我們做了5次。

【完】